《農經》國家生豬市場:豬業生態革新者

来源:《农经》 作者: 日期:2016年09月08日

  4月12日,《農經》記者采訪國家生豬市場-豬交所的前一天,它的單日交易量突破了3萬頭,日交易額突破6000萬元。而就在130多天前,日交易量還不到1000多頭。是什麽原因在短短4個多月的時間裏交易量實現了爆發式增長?這個我國唯一一個生豬相關的國家級市場,为何选择了荣昌?它能否像荣昌区副区长徐利敏说的那样达到千亿元规模?对我国生豬产业又会带来哪些变化?带着这些疑问,《农经》记者探访了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

国家级生豬市场缘何落户荣昌







农业部畜牧业司司长王智才,市场与经济信息司司长张合成、副司长张兴旺等出席国家级重庆(荣昌)生豬交易市场启动签约活动

  据重庆科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科牧)总经理、重庆农信生豬交易公司总经理张彬介绍,国家级重庆(荣昌)生豬交易市场(线上平台为猪交所)是农业部会同重庆市政府按照国家“十二五”规划布局的全国唯一的国家级畜禽产品大市场,旨在通过“兩大平台、五大中心”建设,打造我国生豬产业航空母舰,破解猪周期,促进我国生豬产业健康稳定可持續發展。从2015年年底开始,由重庆农信生豬交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农信)作为运营主体。该公司由荣昌区人民政府国有企业重庆科牧和北京農信互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農信互聯)共同出资组建,是一家混合制企业。
  张彬给《农经》记者翻看了2012年12月31日印发的农业部农市函[2012]16号文件《农业部关于支持国家级重庆(荣昌)生豬交易市场建设有关意见的函》,文件指出,重庆地处全国生豬生产区和主销区的连接带,具有沟通产销对接、立足中西部、辐射全国、接轨国际的重要区位优势。重庆市已经建立了较为成熟的生豬产业配套体系,种猪和仔猪养殖产业优势明显,交易等基础市场影响突出,形成了集“品种资源、产业基础、人才科研、市场流通”于一体的畜牧业産業發展优势,具备建设有影响力、代表国家级水平生豬交易市场的条件和基础。在重庆建设国家级(荣昌)生豬交易平台,符合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关于“建设一批国家级重点大型批发市场”、“支持优势产区建设现代化鲜活农产品批发市场”和国务院《关于推进重庆市统筹城乡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意见》关于“支持重庆市建设现代畜牧业示范区”的要求,有利于提升我国生豬産業發展水平和核心竞争力,增强我国生豬产业可持續發展能力。
  文件明確了加快推進市場建設的六大重點任務,一是提升市場輻射能力;二是創新現代交易方式;三是發展現代物流模式;四是推動科技研發交流;五是促進會展貿易繁榮;六是完善配套服務體系。
  张彬介绍说, 2013年1月9日,在农业部和重庆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国家生豬市场以“空间分离、体系联通、六位一体”为总体思路和“政府引导扶持、社会主体参与、企业市场运作”的建设原则,正式挂牌启动。随后,之前在荣昌区畜牧兽医局工作的张彬和他的同事们在调研多个省市区的生豬交易情况基础上,紧紧抓住传统生豬流通体系中交易信息不对称、难以实现自由公平交易的薄弱环节,创新模式,在成功破解生豬活体上线标准制定、疫病防控、交收地点设定三大难题的基础上,于2014年5月构建起生豬活体线上交易+线下交收的电子商务交易模式,开创了中国生豬活体网市。2014年12月26日,国家生豬市场运营主体成立,也就是荣昌区国有企业重庆科牧公司。2015年12月28日,重庆科牧与上市企业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互联网企业農信互聯正式达成合作。重庆科牧与農信互聯合作后,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全力发挥農信互聯在互联网和电子商务方面的先进技术和运营理念,在之前打下的良好基础上,交易量开始飞速增长。
  据张彬介绍,国家生豬市场的建设和运营,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心与重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国务院副总理汪洋,重庆市市委书记孙政才,农业部部长韩长赋等多位领导都曾先后视察国家生豬市场并给予肯定。2014年6月20日,汪洋副总理在视察时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农业部、商务部、证监会等相关部委大力支持国家生豬市场扩大现货交易量,实现生豬交易价格发现功能”。

颠覆传统生豬交易模式



農業部部長韓長賦同志來榮視察仔豬電子交易中心

  在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诞生前,我国传统的生豬活体交易往往要经过经纪人、贩运户等中间环节,每个环节都会增加养殖户的销售成本,而且养殖户基本没有议价权甚至在一些地方还会遭遇猪霸。
  据重庆荣昌国家现代农业和畜牧业示范区管理委员会主任林仕文介绍,当时重庆本地就有猪霸,他们垄断销售,价格不透明,还经常打白条。为打击猪霸,在用法律手段对其违法行为进行坚决打击的同时,政府也考虑如何用一种新型的交易模式从根本上扭转市场生态,因此想到搭建一个公共平台,让买卖双方在这一平台上进行交易。由于当时荣昌本地的猪交易是以仔猪为主,因此最初主要采用的是电子竞拍模式, 这也是后来国家生豬市场的雏形。
  张彬给《农经》记者介绍了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的运营模式。这是一个完全免費的交易平台,生豬养殖户或贸易商只要注册为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的会员,即可在线上平台进行交易。关于生豬的品种、数量、均重、挂牌价等参数,均由养殖户自主填报,生豬交易平台进行实时显示。因此,养殖户由之前的被动接受价格变为根据市场行情自主定价、公平交易,在解决卖猪难问题的同时,由于价格信息公开、可自由选择买家、中间环节减少,交易成本随之下降,增加了养猪收益。而生豬贸易商可在此平台上实时观察到生豬信息,实现足不出户、随时随地的信息获得和交易,同时获得稳定的、质量安全可溯源的生豬和便利的融资服务,利于其做大做强。买卖双方在此交易平台上可以讨价还价,达成交易后的生豬按照合同约定的时间、地点、数量和质量等要求,在官方兽医检验检疫合格的基础上进行交收。当交收数据回传到平台后,平台随即进行电子结算,一次性完成生豬交易款划转。在此过程中,生豬贸易商若遇资金紧张,可申请贷款,由平台为其支付生豬交易款,杜绝了传统交易模式中常见的“打白条”现象。最值得一提的是,在保證金制度护航下,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开市以来未发生一例违约现象。
  一直选择在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进行生豬交易的重庆日泉农牧有限公司董事长尹平安对《农经》记者说,在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交易,不仅交易成本低,关键是保證金制度保证了能100%完成交易,“操作规范,交易成本低,对企业老板来说是最好的交易途径”。
  在農信互聯总裁薛素文看来,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将传统的生豬贸易从熟人经济扩延到了陌生人之间,缩减了中间环节,打破了地域限制,同时变信息不透明为透明,能最大程度地保障养殖户的利益,并将最终促成良币驱逐劣币的良性市场循环。这也是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能在短期内实现爆发式增长的根本原因。
  薛素文對《農經》記者說,打造一个以猪为核心的生豬产业生态链是農信互聯成立之始的重要目标之一,也是选择与重庆科牧合作的初衷与目的。要打造这一生态链,首先要把生豬管理起来,所以農信互聯做了猪联网;接着要把猪卖出去,所以有了猪交所;养殖户也好,贸易商也好,都可能会遇到资金缺乏的时候,于是有了猪金融;养殖与贸易双方归根结底是一个圈子里的,因此又做了猪友圈。总而言之,猪联网包括猪管理、猪交易、猪金融、猪友圈,这是一个較完整的生豬生态链

讓專心養豬的人賣上好價錢




農信互聯总裁薛素文

  “让专心养猪的人卖个好价钱,淘汰那些不专心养猪忽视生豬品质的养猪人。”这是薛素文对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将为中国猪业带来的影响的预判,也是農信互聯全力打造生豬生态链的目标所在。
  薛素文表示,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未来的交易方式除现在的挂牌模式外,还会走竞价模式、自营模式、品牌店模式等,实现分层化管理,建成完整的可追溯系统,保障食品安全。“未来可能在猪联网上或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上专门开一个频道做有各项指标可查的品牌猪。”
  薛素文坚信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一定会做大做强,因为“它的背后有农业部的授牌与监管,有重庆荣昌区政府的支持、监督,有深耕猪业20多年的上市企业大北农集团。同时,它又完全是市场化运作的,而且运营主体重庆农信兼具猪业和互联网基因。”薛素文还表示,未来,通过在这一平台上累计的数据信息,将给行业发展规划、国家政策制定提供有效的大数据参考,也有助于破解猪周期现象。
  就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未来发展对我国猪业发展的影响与意义,林仕文表示:“国家生豬交易市场如果按照现在这个模式继续良好发展,一是它会完全改变传统的生豬交易模式;二是会改变人们对猪业乃至整个畜牧业发展的观念;三是对全国猪产业的发展,特别是在指导生产方面,会起到预警、预判的作用;四是会对整个畜牧产业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但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要实现这些目标,还有较长的路要走。据张彬介绍,未来国家生豬市场-猪交所将围绕“兩大平台,五个中心”建设,继续扩大“互联网+生豬”产业集群,以线上+线下生豬现货贸易平台为核心,建立“饲料商+平台+生豬生产商”利益联结机制,切实解决卖猪难和饲料商回款难问题。实施生豬屠宰+猪肉加工流通+平台+消费者食品安全溯源工程,推进猪肉安全消费诚信体系建设,打造生豬全产业链闭环。
  其次,加快推进产业信息中心建设。启动编制中国生豬指数,为生豬行业的发展规划,为国家相关政策的制定实施,提供有效的数据基础,同时依托农业部12316三农综合信息服务平台等权威渠道,及时准确地将市场信息传递到生豬全产业链各个环节。
  第三,加强生豬线上交易技术研发。建立生豬全产业链科技研发中心及畜牧产品检验检测中心,有效破解线上+线下交易相关技术难题,重点攻克生豬活体线上交易标准及猪肉制品质量安全全程溯源难题。
  第四,研发拓展平台金融服务功。通过构建农户资信模型推出“农信贷”项目,针对农户理财难问题,推出货币基金产品“农富宝”;在农村农业领域推广固话支付终端(E-POS);建立农牧産業發展基金;试点推进生豬运输保险业务;通过平台资金代收代付、互联网电子商务结算业务,进一步增强金融机构融资服务能力。
  第五,加快發展會展貿易經濟。充分利用農業部定期在榮昌舉辦的中國畜牧科技論壇等活動,依托互聯網技術開展形式多樣的展示展銷推介,做大做強市場會展貿易經濟。
  第六,强化生豬品牌建设。增加生豬现货交易量,增设交易品种及品牌,扩大交易覆盖面,将市场打造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家品牌。

文章来源《农经》 特邀记者 王筱
相關鏈接
01
兩大平台


02
五大中心